大晶新材康文兵:携手久日新材共谋光刻胶产业链

  在微电子产业,光刻胶扮演着重要角色。光刻胶是一种通过化学反应进行图像转移的媒介,经过曝光、显影、刻蚀等工艺,光刻胶可以将设计好的微细图形从掩膜版转移到待加工基片。

  8月24日,科创板上市公司久日新材宣布收购徐州大晶新材料科技集团有限公司(下称“大晶新材”),此前鲜为人知的大晶新材及其总经理康文兵,就此进入公众视野。作为中国光刻胶光敏剂领域的先行者,康文兵将带着大晶新材走向何处?大晶新材与久日新材的融合又会产生哪些“化学反应”?带着一连串的疑问,记者采访了康文兵。

  据康文兵介绍,久日新材将和大晶新材一起构建一个光刻胶关键原材料的平台,以光敏剂为原点,与上下游企业一道围绕高端光刻胶及配套材料,打通整条产业链,建起良性产业生态,最终实现光敏剂、高端光刻胶及其配套材料的进口替代。

  推动光刻胶、光敏剂国产化

  按照应用领域的不同,光刻胶可以分为印刷电路板用光刻胶、液晶显示用光刻胶、半导体用光刻胶和其他用途光刻胶。其中印刷电路板用光刻胶技术壁垒相对较低,而半导体光刻胶代表着光刻胶技术的最高水平。在整个芯片制造工艺中,光刻工艺的成本约占35%。

  康文兵介绍,光刻胶由树脂、光敏剂、单体、添加剂等不同性质的原料经过复杂、精密的加工工艺制成,化学结构特殊、保密性强、纯度标准高,对制造商的生产技术、工艺、生产环境及评价体系都有严苛的要求。眼下,全球半导体光刻胶的核心技术和产品基本被东京应化、住友化学、陶氏化学等日美企业垄断。

  “中国目前能自产的光刻胶,主要用于印刷电路板,另有少部分可用于面板领域的中低端产品,用于半导体上的高端光刻胶则严重依赖进口。但即使是自产的中低端光刻胶,其占成本60%的核心材料光敏剂,也要从日韩进口。”康文兵说。

  大晶新材将填补国产空白

  2014年底,在光刻胶国际巨头德国默克公司任职20余年的康文兵回国创办大晶新材。在默克公司任职期间,康文兵先后担任研发部长、质保部长、产品总监等职位。康文兵表示,创办大晶新材,既是看好市场需求,也想解决中国光敏剂、光刻胶被国外“卡脖子”问题。

  大晶新材目前正在投资建设千吨级光刻胶及配套试剂项目和600吨微电子光刻胶专用光敏剂项目,后者由子公司大晶信息承担。 康文兵介绍,两个项目的厂房目前已经建好,正在部署相关设备和生产线,预计光敏剂项目明年年中投产,光刻胶及配套试剂项目2021年底前投产。

  康文兵认为,国内光敏剂需求量最大的是显示器行业,平均每年有约2000吨消耗量,大晶信息达产后将拥有国内30%的市场份额,预计为国内下游企业节省15%至30%的成本。“大晶新材除了解决被国外厂商‘卡脖子’的问题、降低成本外,还要弥补全球光敏剂市场的不足,向国外出口。”

  携手久日新材打通全产业链

  在康文兵和大晶新材追逐梦想的路上,久日新材将扮演关键角色。

  久日新材是精细化工合成领域的领军企业,是全国产量最大、品种最全的光引发剂生产供应商,公司该产品市占率约30%。近些年,久日新材在夯实主业的基础上,开始向电子化学品产业探索进军,并已投入资金研发光刻胶相关的化学材料产品以及其他半导体电子化学品。

  康文兵告诉记者,鲜有人知的是,久日新材董事长赵国锋控制的另外一家企业张家界久瑞生物科技有限公司掌控了光敏剂合成中一项最重要的天然原料——五倍子及其提取物焦性没食子酸的提取合成技术。该提取物目前全球范围内还无法人工合成,国外光敏剂、光刻胶生产厂商每年要从中国进口大量焦性没食子酸,而张家界久瑞生物在湖南拥有全国最大的五倍子产区,也是全球最大的焦性没食子酸生产供应商之一。

  一直以来,久瑞生物将五倍子的提取加工物出口国外,由国外加工成光敏剂后又卖回给中国的光刻胶生产企业。这让赵国锋憋了一口气:中国要自己生产光敏剂!收购大晶新材后,久日新材和大晶新材将联手打通光敏剂、光刻胶生产的上下游全产业链,不仅形成高效的内循环,大幅降低生产成本,也为国内下游企业提供了稳定的供应链。

  康文兵认为,大晶新材与久日新材在技术上也会相得益彰。久日新材在精细化工合成方面深耕多年,大晶团队则有丰富的电子材料研发经验和生产管理经验。合二为一后,久日新材将研发成果转化为产品将更为高效,可快速实现光敏剂的产业化和规模化生产;大晶新材未来向其他光刻工艺材料延伸时,也将更为得力。

  展望与久日新材的合作,康文兵充满信心:“无论从国际还是国内看,目前光敏剂和光刻胶产业都蕴含着很大机遇,大晶新材将和久日新材一道,在广阔舞台上大展拳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