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无到有打造通航领军企业——专访万丰航空总经理刘剑平

  上证报中国证券网讯(记者 林淙)从汽车零部件行业到通用航空,万丰奥威将打造通航全产业链作为未来二十年发展的“锚点”,全面进军通航产业。
  日前,万丰航空总经理刘剑平接受了上证报记者采访。这位拥有丰富航空管理工作经验的“老航空人”自豪地表示,“五年时间从无到有,万丰布局通航的决心和成绩都是业内绝无仅有的。”作为上市公司航空“双引擎”战略规划中的重要版图,万丰航空开创了以飞机制造为核心,集机场管理、通航运营、航校培训、低空保障于一体的全产业链发展模式,打造了通用航空领域的“领头雁”。

  Q:请分享一下您来万丰之前的工作经历。
  A:我是中南财经政法大学改革开放后的第7位经济学博士。1992年博士毕业后,分到了深圳市政府机构;2000年底,我进入深圳航空公司,担任副总裁,这是我航空事业的开始。从副总裁、常务副总裁到代理总裁,我在深航一做就是10年。作为一名高管,我见证了深航从几架飞机到一百多架飞机的发展历程;2009年底,国航收购深航,我被国航派到大连,组建了大连航空;2013年底我离开国航,组建了青岛航空;2016年2月,我加盟万丰集团,担任万丰航空总经理至今。

  Q:在您职业生涯中已经取得如此成绩了,为什么会选择到一家民企再创业?
  A:一直有很多人好奇我什么放着“高大上”的运输航空老总不做,来通航“创业”,这是我个性所决定的。我和陈滨总裁相识在2015年9月,当时万丰刚刚涉足通用航空领域,需要一位行业领军人物。经行业领导推荐相识,为了说服我加盟万丰,他亲自飞到青岛,和我促膝谈心6个小时。那时我已经年过五十,在青岛航空的业务驾轻就熟,待遇也好,而万丰的通航产业当时仅仅只有一个概念。我经过长达半年的思考,这期间我和陈滨总裁见了五次面,在与他的接触中了解了万丰的文化和万丰发展通航的信心,促使我思考通航到底值不值得去做。最终我还是被他的理想和热情所吸引,抱着再次接受人生挑战的决心加入了万丰大家庭。
  现在看来,万丰航空在通航领域可以说是从无到有成功创业的一个经典案例。走过创业前期的艰难,我们的付出收获了回报,公司实现了持续盈利,这在普遍“烧钱”的中国通航界也是极其少有的。

  Q:加入万丰航空,遇到了哪些困难,又是怎么克服的?
  A:在我2016年加入万丰的时候,通用航空行业内几乎没有人知道这家公司。但是今天,我们在通航领域可谓是无人不知。从飞机制造到机场管理、通航运营、低空保障、航校培训这个全产业链中,万丰已经被公认为行业龙头。
  万丰在2014年决策进入通航业,2015年开始制定规划,2016年才真正启动这个产业,到2018年我们就实现了盈利,2019年我们的税后盈利达到了2.1亿元——这非常了不得,也是我们将航空产业装进上市公司的底气。2020年,我们承诺将取得2.85亿元的净利润。上半年,在疫情蔓延情况下已经超额完成了目标。
  万丰航空作为行业龙头企业,其核心竞争力体现在以下三个方面。一是我们拥有钻石飞机。通航制造业是通用航空产业的核心点,而我们把全球最好的活塞固定翼飞机品牌——钻石飞机收入囊中。钻石飞机拥有8个基本型16款飞机,这在全世界通航制造业都是独一无二的,钻石飞机在通航研发技术方面也是其他公司难以企及的。除了现有的机型之外,我们还在加快电动飞机、新一代无人机的研发。
  二是通航全产业链发展。目前在国内能自己制造飞机、又能建设管理机场、还能做通航运营,既有公务机、又有俱乐部……这么完善的一个全产业链条,也许就独此万丰航空一家。
  三是万丰航空拥有业态完整的航空小镇。万丰以民企一己之力建起了国家级的通航产业园区,万丰航空小镇拥有所有的产业形态。放眼全国,也找不到第二家民营企业像万丰这样在通航领域大手笔投入几十个亿。彰显了万丰对通航产业发展的信心,更是承载了万丰百年企业的梦想。

  Q:钻石飞机为什么愿意卖给万丰,您能分享当中一些有趣的故事吗?
  A:万丰收购钻石有一重巧合:此前万丰收购的镁瑞丁公司,总部就在加拿大,恰好在加拿大钻石公司的附近,双方因此结下了渊源。
  2016年我随总裁去奥地利钻石公司实地考察,和钻石公司老板进行了深入的交流。我们希望能够成为钻石奥地利公司的股东,钻石公司老板建议我们先行收购加拿大钻石公司。
  在收购加拿大钻石后,我们成功地将这家企业发展壮大,进而以此为跳板,整体收购了奥地利钻石公司。
  奥地利钻石飞机公司的老板本人已经到了退休年龄,他对通航飞机制造充满了热爱,但他的子女却不愿意接班。陈滨总裁为了收购事宜先后多次与他洽谈,推心置腹地和他深入探讨通航产业发展的梦想,并介绍了万丰发展通航事业的宏伟蓝图。双方志同道合,很快结成了忘年交。万丰收购加拿大钻石之后展现出的经营能力和成果更是让钻石公司老板增添了和万丰合作的信心,最后终于让他把心爱的企业交给了万丰。
  和很多只能拿股权分红而得不到核心技术的国际收购案例不同,我们对钻石飞机的收购是完整掌握了他拥有的全部技术和专利,这些技术和专利对发展中国通航产业具有重大的意义。值得一提的是,万丰在海外的收购,包括钻石飞机公司、加拿大镁瑞丁公司等,无论是收购过程还是收购之后的企业发展都非常成功,没有出现一些民企在“走出去”过程中常见的水土不服情况。其中的重要原因在于:万丰把自身数十年成功发展的经验嫁接到了收购企业,同时又充分尊重被收购企业当地的文化,大胆启用本土的优秀人才,实现了优势互补,最大程度减少文化冲突和人才技术的流失。这也为我们的“请进来”战略奠定了坚实基础,为万丰在国内的通航布局提供了技术保障和智力支撑。

  Q:当前飞机制造业务连续两年盈利后注入上市公司,业绩承诺要求不低,您有信心吗?
  A:今年上半年,疫情给整个行业带来重创,但我们依然超额完成了盈利目标。主要有三个方面的原因:一是尽管疫情造成了国与国之间的封锁,但许多国家对特定产品依然保留了通道,这使得我们的飞机得以顺利交付;二是我们的产品中高附加值、高毛利率的高端产品,受疫情影响很小,从而在利润层面弥补了产量缺口。三是各国政府都为我们提供了大力支持和相关补贴,缓解了特殊时期的人力成本。随着外部形势的整体好转,我对全年经营目标的实现充满信心。

  Q:如何看待低空空域开放问题对于万丰航空的发展影响?
  A:我国的低空空域改革在有计划有步骤地稳步推进,2020年民航工作会议把加大通航“放管服”改革力度列为工作重点。目前,国家空管委正在抓紧拟订空域管理改革方案和相关试点方案。
  事实上这些年以来,我国的空域开放区域在成倍增长。2016年我刚来浙江的时候,浙江省只有千岛湖湖面上的那片空域是开放的,但到今天,从东到西已经有近万平方公里的低空空域实现了开放。而浙江地处东南沿海,可以说是中国空域最紧张的地方,如果浙江的低空空域都能实现开放,则其他内陆省市的空域开放程度就会更高。我们可以设想,中国的低空空域正在由点及线,由线及面,呈现逐步开放的势头。即使在目前情况下,也能够基本满足万丰通航发展的需要。如果全线放开,万丰的通航产业必将迎来爆发式增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