沟通不成“强行”买入 恒泰艾普遭遇“野蛮人”叩门

  上证报中国证券网讯(记者 邵好)日趋白热化的股权争夺,引得恒泰艾普股价上蹿下跳。

  8月18日,恒泰艾普发布公告称,自然人股东李丽萍于14日增持公司1%的股份,增持后,李丽萍及其一致行动人北京硕晟合计持有恒泰艾普9.02%的股权。李丽萍一方的强势买入,导致恒泰艾普股价波动迅速增大。8月13日,恒泰艾普上涨7.63%,14日更是尾盘涨停。

  从股价来看,恒泰艾普的股权争夺似乎还没结束。8月17日,恒泰艾普再度涨停,18日当天则高开低走,收出长阴线,19日低开后又快速走高。

  李丽萍等为何要在8月18日之前大举买入,甚至不惜拉高股价?来势汹汹的背后,又有怎样的图谋?

  一切要从一个月之前说起。恒泰艾普8月15日回复深交所关注函时披露,7月初至7月下旬,王某斐等人曾与公司管理层、控股股东多次沟通,表露出拟通过支付定金参与股权收购、后续将上市公司控股权倒手转卖给地方国资的计划,并提出以签订A、B两版不同价格合同的方式签署相关文件;同时表示对公司的部分子公司和实体产业有浓厚的兴趣,希望在上市公司层面将公司部分优质子公司以低价出售给其指定的相关方。

  恒泰艾普认为,上述两点要求如实施,必定会损害国有资产利益并触犯相关法律法规,且由其控制董事会也会严重损害上市公司、股东尤其是中小股东的权益,故公司控股股东拒绝其受让股份的要求。

  遭到拒绝后,王某斐等人选择直接从二级市场建仓。8月6日,恒泰艾普收到北京硕晟的权益变动报告书,告知其及一致行动人已完成首度举牌。而北京硕晟的执行董事、经理就是此前与公司沟通的王某斐。

  对此,恒泰艾普认为,北京硕晟增持后,不排除通过派驻董事、控制董事会的方式来达到其可能转卖上市公司股权、低价出售相关优质子公司的目的。为了避免出现上述情况,公司决定通过修改公司章程,来保持公司整体运营的稳定性。

  这就有了8月7日的公告。当日,恒泰艾普发布公告称,决定于8月24日召开2020年第二次临时股东大会,对修订公司章程的议案进行审议。根据公告,公司章程将有资格提名董事、监事候选人的股东条件,从“单独或者合计持有公司3%以上股份的股东”调整为“单独或者合计持有公司3%股份且连续持有超过180日以上的股东”,即提高了提名董事、监事候选人的股东要求。

  值得注意的是,此次临时股东大会的股权登记日,正是8月18日。这也就是为何李丽萍及北京硕晟在8月18日之前大举买入的原因。

  事实上,李丽萍及北京硕晟敢于先沟通、后“强买”,很大程度上是因为恒泰艾普股权较为分散。

  目前,恒泰艾普第一大股东为银川中能,其持股数量为7600万股,持股比例为10.67%。除此之外,其他股东均为自然人。而根据8月18日的公告,李丽萍及北京硕晟已合计持有恒泰艾普9.02%的股权,距离银川中能仅一步之遥。

  此外,恒泰艾普自身也遇到一些问题。公司7月17日发布公告称,中关村并购母基金向北京仲裁委员会申请仲裁,要求上市公司向其支付股权回购价款及逾期付款损失,涉及资金数亿元。该问题源自2018年底的股权转让。彼时,恒泰艾普遇到流动性危机,中关村并购母基金以4.2亿元受让新锦化机35%股权,当时该方案嵌入了回购协议,但上市公司由于种种原因未披露。

  对此,恒泰艾普表示,公司将继续与母基金进行协商,并聘请了律师积极应对。公司解释,与母基金双方都积极以新锦化公司正常经营为前提、不损害中小股东利益为目的持续探讨解决方案。